地区版
第463期

教会小组事工探讨


教会小组事工也称为细胞小组事工,近些年来在教会盛行,目的是通过更有针对性、更为细致的牧养,帮助信徒有更高质量的成长。但由于每个教会情况不同,在具体操作上存在差异,不能一位套用。


疫情期间,分小组牧养、小组聚会更成为很多教会的选择,在实际操作中对小组牧养也有更多的认识。本专题汇集了一些牧者同工对此的关注,希望能给教会带来一些启发和帮助。

小组事工之探讨:如何培养小组长?

小组事工其实是一个很有弹性的事工,它的形式可以非常简单,简单到只要有人就可以直接做的地步。不要以为这种做法不靠谱,因为不少新型的教会都是从最简单的查经小组拓展开来的。

帮助小组传福音的5个技巧

在小组聚集时增加一些简单快速的练习可以鼓励人们向社区中的人分享自己的信仰故事。

充分发挥小组事工的督导功能

当然,除了互联网之外,我们还是可以使用其他办法的,就是这些办法比较原始,效率也不高,可是总比“不采取任何措施”要来得有价值。笔者所指的比较原始的补救措施便是“信件牧养”及“电话牧养”。如果我们愿意采用这种方式的话,也可以结合小组的督导工作深入展开。

再思“小组”的功用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使小组事工变得更加成熟稳健,且富有成效呢?笔者认为关键就是我们必须将小组事工与本教会牧养事工上的短板、实际的需求等结合起来,使其能起到激发、整合及辅助牧养的功效。

如何看待小组事工等牧养模式?

笔者在将小组事工推广至整个教会后发现,所有的小组都几乎变成了中年人小组,青年人很少能看得到。因为青年人根本不喜欢跟中老年人一起聚会。另外,有些纯粹由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组成的小组几乎没有什么活力,他们不大喜欢分享,只是希望听道。这样的小组是很难发展的。

小组健康牧养探讨系列之二:如何做好副组长的储备及培养?

在圣经里,主耶稣亲自拣选了十二个门徒跟从自己,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中,耶稣不仅牧养了这些门徒的生命,还培养了他们同工的能力,随后,这些门徒被派遣出去,传播天国的福音。由此可见,对于天国的事业,主耶稣早就已为我们做了榜样,祂的一生都在不遗余力做着让信徒倍增的圣工。在罗马书16章1-24节中,文中最后一章保罗问安的同工,竟达到30几人,【“30几人”经文中未体现】亲爱的编辑:我用红色萤粉笔勾出来,数了的

小组健康牧养探讨系列之一:如何装备带领组长?

小组是教会牧养体制最小的细胞,然而这细微的组成部分却处于可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地位。因此,小组的健康牧养尤为关键,它直接关乎着一个教会的健康成长。在接下来的几篇文章中,笔者希望与大家共同探讨关于小组健康牧养的话题。今天从应当如何装备带领牧养小组的组长开始。

谈谈小组化牧养遇到的一些难点

小组牧养模式虽然很好,有很多教会从中尝到了甜头。但是,我们在推行的过程中也逐渐发现了一些难点。当然,这些难点并非是在否定小组事工,而是我们在推进的过程中逐步发现了自身的不足之处,这导致小组事工没法更有效,甚或是长期开展下去。

“讲道”是小组聚会不可缺少的内容吗?

其实,小组聚会模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可以具体情况具体操作。也就是说教会有了小组事工的异象和掌握了带领小组的基本方法之后,小组事工可以灵活开展。

小组事工的最大短板是什么?

小组事工有它的优势,也有明显的短板。在笔者看来,这个事工最大的短板就是在将会众化整为零了之后,教会很难在短时间内派出足够多的合格的小组长去牧养小组里面的弟兄姊妹。

再思教会的小组事工

小组事工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我们不该过度推崇这个工具。相反,我们要充分指出这个事工有可能存在的不足,犹如预期它能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一般。笔者认为,小组事工的首要不足,并不是它本身的不足,而是弟兄姊妹们对其认识的不足。

做幸福小组事工需要注意什么?

当前有的教会正在开展幸福小组的事情,笔者有幸参与幸福小组的的服侍,从中思考了一些问题,略作一些梳理和弟兄姊妹们分享。

小组尝试:三年期工作坊模式的“新人门徒培训”

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 神的群羊,按着 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

疫情下教会牧养建议:小组多元化深度牧养

从2020年初疫情开始至今,教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暂停实地聚会和线下牧养活动,基层小组的牧养也缺乏深度和活力,弟兄姊妹们稳定的灵修生活不够,个人与神的关系不牢固;肢体之间见面少,关系疏离,教会信徒流失也较为严重。

探索团体传福音的新路径——海口海秀教会“幸福小组”事工介绍

传福音是神给门徒们留下的大使命,也是教会最重要的使命之一,为此,教会开展了福音布道会、慕道友培训、初信栽培等多种传福音事工。海南海秀教会积极推进的“幸福小组”福音事工,便是以传福音带领人归主为目的,针对慕道友,目前已经开展两期,效果明显。

疫情下,小组牧养在神恩典中经历了哪些蜕变?

经过近五个月疫情下的网络牧养,到近期恢复实地牧养,我们小组牧养在神恩典中的蜕变,真是喜乐呀!回眸一看,从小组牧养的变化,到组长与肢体生命的成长,我们愿意为神的荣耀做见证。以此,鼓励更多教会小组和属灵弟兄姊妹们,让我们继续紧紧跟从神,努力当下,放眼未来,凭着我们对神的信心,刚强壮胆往前行!

教会小组化与小组教会化

受到韩国中央纯福音教会及美国马鞍峰教会等影响,中国教会也在近二十年开始引进小组事工并相关的牧养体系。结果,凡是认真做小组事工的教会基本上都获得了良好的发展。当然,小组事工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得起来的。另外,各处教会基于不同的神学立场,在小组事工中也会注入不同的发展理念。

教会基层小组牧养问题的观察及解决路径

小组对于小羊基础牧养就像桌子四个腿:稳定扎实的读经、祷告、团契、服侍一样不能少,需要平衡。读经是扎根话语的灵粮喂养,祷告是与神建立亲密爱的关系,团契生活是操练爱,服侍学习成长是不断去造就他人,不断成长荣神益人的生命。